南财快评:TikTok遭遇海外困境之后,中国数字企业应如何破局?
由: 日期: 2020年8月6日 分类目录: 互联网 标签:,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今天,字节跳动确认将在爱尔兰设立数据中心。海外版抖音“TikTok”在美国遭强制收购事件正持续发酵之时,这一消息表明TikTok海外市场中心已逐渐转至欧洲。虽然欧盟数据保护委员会在今年6月也宣布对TikTok进行调查,但市场整体持开放态度,形势比美国乐观一些。 

  而在美国,事情都还没结束。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次表达了强硬立场,称美国会进一步清除不受信任的中国应用软件,TikTok和微信都是重大威胁。

  此前张一鸣在写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说,“作为企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别无选择。”这却已经不是一起纯粹的商业案件,其中掺杂了国际政治中的大国角力、意识形态冲突、数字主权争夺等政治因素,已远远超出某个人、某个企业的可控范围。

  外界分析,美国大选来临之际,特朗普有意让微软收购TikTok,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本土企业的生存发展。TikTok下载量已超20亿,在商业领域的快速成长以及优秀的业绩表现,威胁到了美国同类企业的生存壮大。

  其次,数据的安全性。TikTok在美国有1.65亿用户,这些用户产生出海量数据。美国不希望本国用户创造的海量数据成为他国的财富和透视美国社会的工具。在美国看来,TikTok已经具备十足的公共属性,已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第三,许多美国用户在TikTok上发表反对特朗普的言论,成为其心头病。同时他又担心直接封禁会激怒用户情绪,失去选票,所以收购是最好的办法。同时,如果能通过讨好微软分化民主党阵营,更有利于特朗普当选。

  第四,有利于美国政府的反垄断治理。由微软收购TikTok,可以在美国本土为Facebook等企业树立一个新对手。

  事实上,美国政府对微软能运营好TikTok不抱信心,因而让这款软件“渐渐消失”,或许是特朗普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除了美国,TikTok在印度、韩国等国家和地区,也面临类似困境。宣称的理由大同小异,即对“国家安全”的担忧。

  TikTok身处急风晦雨之中,其中纵然有商业对手的落井下石、当地政府打压的因素。但从根本上看,这依然是国家对数字主权、财富的争夺,意识形态的分野,以及两国综合力量的较量对决。

  进入数字时代,虽然TikTok与华为各有其不幸遭遇,但在源头上是相通的。

  在此方面,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表态就能说明问题。7月28日,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扎克伯格称中国在打造一个“基于自身视角、且价值观(和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并直接暗示TikTok等产品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相比之下,扎克伯格却不排斥由欧盟来制定一个清晰的数字平台监管框架。敌友亲疏,一目了然。

  近期中美关系变化带来的影响,甚至波及由华裔创办的视频会议软件Zoom。Zoom创始人兼CEO袁征1997年就已成为美国公民,但由于在苏州布局服务器,被认为是一家“中国实体”。直到Zoom宣布停止向中国提供直接服务,情况才稍有好转。

  现在我们需要正视一个现实:数字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在国际上就易被视作“国家企业”,或多或少会被贴上政治标签。这并非企业的股东构成、主观意愿所能决定。所以,即使张一鸣一再强调字节跳动是一家私营企业,甚至在后期采取多种补救措施,比如,邀请美国相关人士参与游说,在数据存储地和内容审核方面实现去中国化、组建海外高管团队等,或许也治标不治本。对美国政府来说,张一鸣是中国人,TikTok隶属于字节跳动,这本身就“错了”。

  中国已跻身全球数字经济的第一梯队,与美国平分数字天下。当前,中美关系面临建交以来最复杂局面,两国间的交往角力蔓延至包括数字在内的多个领域。在此大背景下,谋求全球布局的中国企业面临重重不确定性与风险。如同航行于茫茫大海上的轮船,船体设计安全固然关键,但其航行安全更受制于诡谲多端的天气变换。所以,掌舵人需要一支立体化的强大团队,从航线、航向、水域、气候等多个角度作出综合判断,才能避免风暴的侵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解中西之间的信任隔膜,不是一个或几个张一鸣就能解决的问题。但以下几个方面,是中国数字企业当前可以推进的工作。

  首先,强化对自身产品公共事业属性的认知。由于数字企业汇集了大量富含社会价值的数据,这些数据的用途已远远超出服务用户、改进产品本身的范畴。某种程度上说,它已具有公共事业甚至社会治理的属性。既然如此,各国对其所涉及的“国家安全”的担忧(抑或“借口”),以及由此带来的政治打压,就是“正常”反应,是应当预见到的。

  其次,企业应与国家战略、外交战略实现更好、更主动的、更巧妙的咬合与对接,做好前瞻性研究,避免再次踩雷。短期内慎入甚至搁置美国市场,大力开发目前态度开放的国家地区的市场,比如欧盟地区。

  第三,学习借鉴华为的应对经验教训,在舆论、法律上采取相应战术,加强与华为等相关中国企业在面临政治打压等方面的合作,共同应对在全球范围的不利局面。

  很多人心目中,字节跳动是一家纯技术公司,或者说,是一家跨国的技术公司。最初张一鸣自己也这样认为。那时它与国际政治关系不大。如今在美国这一“劫”,其实为它转型成为一家具有全球战略思维、具有国际关系敏感度、真正意义上的跨国企业提供了推动力。在欧盟地区设立数据中心,就是字节跳动国际化的又一次尝试。

  从当前形势看,美国的封锁围剿或将渐成新常态,企业命运随中美关系的走向而波动。商业竞争不可怕,政治化的打压才最难应对。正应了那句老话:“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之前,需要完成的作业更多了。

  (作者系数据治理资深观察者)

  (作者:周览 编辑:洪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