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在前 武汉在后 重点监控品种开始议价采购 这几点需关注
由: 日期: 2020年8月6日 分类目录: 医药 标签:, ,

“8月3日,武汉市药械联采办公室发布《武汉市2020年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议价实施细则》及《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议价药品目录》的通知。

总体要求中明确:对于不适宜带量采购的重点监控品种进行集中议价采购,促进价格合理形成,引导医疗机构合理用药,切实减轻患者药费负担。

被纳入本次议价目录的重点监控品种有30个,包括全部的国家重点监控品种。今年6月30日前,多数省份已将国家重点监控品种调出医保支付范围。”

一、武汉对重点监控品种议价采购,是对福建先前发布医保重点监控、关注药品清单的向前一步。

分析:直觉让我们把武汉这次即刻生效、马上启程的议价活动与不久前福建刚刚发布的重点监控、关注药品清单联系到一起,这大概就是“福建医保重点监控药品月发货额超过500万元要进入降价程序”的类似情景。避开带量采购、选择议价采购,相当于把分散到医院的准入权、采购权上调给当地联合采购办公室,相当于一次微型的、环节靠后的“医保准入谈判”。这是GPO或原本可以结成GPO的分散医院采购向带量(或挂网)谈判转变。目标就是及时打掉药品价格虚高。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各地方轰轰烈烈进行过几轮带量采购试点以后的另行做法,显示出医保精细化志在必得的决心。企业很可能放弃议价,因为一地谈定即意味着降价“入围”,别的地方跟随试点就可能在扩围新品种的时候,顺便把这些谈定的品种同时纳入。这是一个新层次上的药品价格管控工具,将来演变态势或不亚于带量采购。

二、这次议价确实没有看到“量价挂钩”,没有给“量”,却要求企业、品种满足降幅30%的门槛。

分析:这种议价谈判,是充分借鉴国家医药准入谈判、国家药品集采规则以后进行的。明确要求统一下浮至少30%,其实已接近很多地方带量采购试点降价的平均幅度,相对容易被企业接受。如果没有30%这道强制线、参考线,企业确实更有可能达成彼此和谐、放弃谈判的情形。

另外,针对直接放弃谈判的企业,也考虑了一些管用高效的惩罚措施。单次备案采购对药企、医院来说都倍显尴尬。药械联采办公室这种强势做法,从维护战略购买者利益和权益角度看,是有法理依据的。但30%这个数字,大概是参考各方面动态估计出来的。未来,只有战略购买行为的统筹层次进一步提高,突破省域、形成跨区域的少数几个大采购联盟,才能真正由市场竞争来发现降价水平。当然,届时能够面对这个机遇的,将不止是受控品种。

三、怎么理解重点监控品种不适宜带量采购这个说法?重点监控品种就适宜纳入集中议价采购么?

分析:第一,很多地方目前未对重点监控品种进行过带量采购,这是事实。

第二,重点监控品种(已经纳入的、将可能扩围纳入重点监控的品种)的固有弊端与实际使用性之间不太容易把握平衡。比如:第三批药品国采对几个药的约定采购量购销时下调10%,或有此考虑。为什么还继续带量采购呢?可能与这些品种目前确实有较大临床用量有关。

第三,照顾到社会舆论,不便大规模展开带量采购。比如:青海之前试做的改革探索引起了一些争论。

第四,这类企业、产品有相当一部分抗拒带量采购,贸然组织,很容易导致流标或招采被动局面。集中议价采购是专治重点监控品种“量减价不跌”现象的,可谓专项“砍价”。正好借着重点监控品种“小试牛刀”,剑指那些在药品价格改革行情、市情中虚价“岿然不动”的对象。

四、重点监控品种清单以中成药为主,这是历史局限。议价采购的指向性绝不仅在于这一些清单。

分析:看到重点监控品种的名单,不得不另提支持中医药发展的方面。其实“重点监控品种”仅有典型性,但不代表“重点监控品种”以外的中成药、化药、生物制剂就不需要、不适用议价谈判模式了。相比化药、生物制剂等,中成药在药品价格改革中被涉及得少、降价不高。这应该辩证看待:第一,因为中成药受招采改革影响少,结构转换、优胜劣汰会不会浪费宝贵的改革段?第二,重点监控品种假如通过议价谈判实现了同比或环比放量增长,会不会进一步积压其他中成药的市场空间?第三,类似西医不能开具中药处方的规定虽合理,但这实际上损伤了中成药处方、使用的生态阵地。第四,对适用议价谈判模式的化药、生物制剂也应该逐步纳入,以缓解只从重点监控品种上“薅羊毛”的回旋余地已不大的情况。因此,建议在医保目录调整、支付方式改革等方面切实照顾到中成药发挥作用的特殊性、条件需求等。

从武汉开启对重点监控品种议价采购,可以看到医改各部门对临床老药的用量、价格合理性予以关注解决。在既得利益的纠缠下,价格调整不能同步做到的话,超合理用量的问题无法靠市场有效竞争改善。一方面,以创新药、生物类似药为代表的新产品,为了进医保而残酷竞价、主动降价挂网;一方面,以中药注射剂为代表的老产品,出了医保也要接受议价采购。我们看到,议价采购、带量采购都服从于挂网采购、集中采购,战略购买、药物经济学等的影响力也传檄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