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途远借名“斯维登”宣称高额返租 结果收钱就跑路
由: 日期: 2020年8月5日 分类目录: 社会 标签:,

  原标题:借名“斯维登”宣称高额返租,结果收钱就跑路,业主倒贴4.5万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黄婉银    每经编辑 陈梦妤 卢祥勇    

  缴纳45800元就可每月返租2000元,这套路你信吗?

  “售房返租”这种模式在房地产行业早已有之,公寓市场更是屡见不鲜,不少公寓会宣称项目会引进某某酒店或者长短租公寓方,业主与这些公司签订租约,将房子出租给他们后就可以每个月可以获得返租,实现“以租养供”。

  但不少购房者在这个过程中常常踩坑。广东清远时代花城的业主就因为被一家挂名分享住宿运营机构斯维登的壳公司——清远途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清远途远)欺骗了。

  据《消费者报道》,广东清远时代花城有将近100多名业主缴纳了45800元的软装费用并签订了《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收楼一年了房屋却没有任何软装配置,返租租金也没有到位,甚至连物业管理费、水电费也未被缴纳。业主表示,实际和他们签约的清远途远其并未取得斯维登公司的合法授权。

  记者了解到,清远途远也不只是欺骗了时代花城的业主,还身负多宗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其已经被最高院列为失信公司,而清远途远名下没有任何财产可供执行。

  此外,以“斯维登”为名进行返租宣传并收取业主费用的不止清远途远一个公司。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均没有按时缴纳加盟费,从而没有得到斯维登官方承认。

  缴纳45800元

  就可每月返租2000元

  记者查询发现,早在今年2月,就有时代花城的业主在聚投诉平台上发起联名投诉。集体投诉发起人陈先生表示,当时买房说是由于带返租形式,价格要比其他栋更高,当时整个流程都在时代花城销售大厅进行,由于是时代花城主导,我们都比较相信时代中国的品牌,交了45800元跟时代花城合作的承租酒店。

清远途远借名“斯维登”宣称高额返租 结果收钱就跑路

  图片来源:业主供图

  陈先生提供的宣传图显示,时代花城打出的广告语是“携手斯维登,让房子赚起来。收益稳定有保障,高枕无忧做甩手房东”。海报还特别介绍了斯维登,称其是途家网旗下分享住宿管理平台。

  而业主只需将房屋委托给斯维登专业团队进行民宿经营,8年委托管理期内,无需缴纳车位及住宅物业管理费,每月可享受约2000元的租金纯收益,返租逐年递增。

  但陈先生表示,承租方在收缴业主45800元软装费后,连应该提供的软装都未见到,更别提租金支付。

  据《消费者报道》,业主王珂(化名)提供的《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显示,受托人为清远途远,业主于2019年7月1日将房屋委托给清远途远作为旅游度假公寓或度假名宿出租经营。

  而在《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生效后的一年内,包括王珂在内的业主们,其房屋至今并没有任何软装配置,返租租金也没有到位,甚至连物业管理费、水电费也未被缴纳。

  事实上,有类似遭遇的业主并不少。一位在广州萝岗区购买过一套公寓的业主吴先生告诉记者,去年,有一家第三方承租公司也在他购买的那个公寓宣传,只需要支付一些软转费,这家公司就包业主房屋软装和每月固定返租。

  但不久后,这家承租公司也跑路了。稍显幸运的是,这家承租公司还是完成了业主的房屋软装,所以大多数业主也就没有再进一步追究。

  承租方收费就跑路

  未取得斯维登合法授权

  时代花城的承租方清远途远是否和斯维登有关联?

  根据时代花城业主提供一份斯维登出具的《授权许可证明》显示,北京途家置业顾问有限公司作为商标“斯维登”的合法所有人,授权许可上海途逸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途逸)使用和转授权使用上述商标。

  同时,上海途逸已与清远途远签订了《特许经营合同》,授权许可清远途远在且仅在清远时代花城范围内使用斯维登商标,该授权许可期为期5年,自2017年11月30日起至2022年11月29日止。

清远途远借名“斯维登”宣称高额返租 结果收钱就跑路

  图片来源:业主供图

  但业主陈胜(化名)告诉《消费者报道》,业主们通过上海市监局联系到了斯维登集团 ,确认了清远途远出示的《授权许可证明》为无效授权书,并且上海途逸也明确表示针对涉及的受骗业主,将提供相应的协助,并将追究到底。

  上海途逸称,清远途远与其无任何法律上的投资控股关系,双方属于合作关系。曾经与清远途远签订了《特许经营合同》及《补充协议》,并根据合同出具了一份《授权许可证明》,但清远途远并未根据约定一次性缴纳150,000元的特许经营加盟会费,故清远途远最终并未取得斯维登公司的合法授权,并表示清远途远并未向其支付任何软转费用;认为其存在严重的欺诈行为,将追究到底。

  时代中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消费者报道》采访时表示,“因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酒店行业受到波及,清远途远方面出现履约困难。业主反馈情况后,我司积极协助业主方联络途远方并督促其尽快与业主沟通解决问题。” 

  清远途远是“惯犯”?

  已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记者查询启信宝平台发现,清远途远的注册地址在佛山,已经被最高院列为失信公司,且身负多宗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

  记者了解到,以“斯维登”为名进行返租宣传并收取费用的不止清远途远一个。据《北方新报》2019年的报道,呼和浩特市一家名为“途家·斯维登”酒店式公寓的业主也有类似时代花城业主的遭遇。该酒店式公寓当初也是承诺“高额返租”、“以租养贷”,但从2019年开始就无法按时返租。报道称,途家总部法务部表示,这家酒店式公寓的承租方之一内蒙古途家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同样是因为没有按时缴纳加盟费,已不再是会员单位,相关公司也与斯维登集团毫无关系。

  镁编在斯维登集团的官网看到,其加盟流程分为:加盟申请、项目初审、总部评估、合同签订、费用缴纳、客房软装改造、验收通过挂牌上线。

  可以发现,清远途远和呼和浩特的“途家·斯维登”酒店式公寓都是没有按时缴纳加盟费而没有得到斯维登官方的承认。

  而清远途远也不只是欺骗了时代花城的业主。

  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一份《李某某与清远途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李女士与清远途远在2018年4月签订了《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李女士委托清远途远将其佛山三水区一套房屋用于商务公寓出租经营。同时,双方签订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补充协议附件,李女士委托清远途远对房屋进行毛坯房装修(含软装,即家具家电配置),装修费为45000元,李女士先后向清远途远支付了45000元。

  但至法庭辩论终结,涉案房屋未完全装修完毕,未配置家具家电,清远途远亦未对外开业。此外,清远途远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法院依法缺席判决。

  2019年7月,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要求2019年7月,清远途远向原告李女士退还未完成的硬装修费用2000元、退还家具家电配置费用25000元。

  但到2020年2月,清远途远仍未退还李女士45000元的费用。李女士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能发现清远途远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已将清远途远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对清远途远法定代表人冯春明采取了限制高消费的措施。

  记者|黄婉银 编辑|陈梦妤 卢祥勇 杜恒峰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清远途远借名“斯维登”宣称高额返租 结果收钱就跑路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