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魔王”邓亚萍11年转换人生
由: 日期: 2020年8月16日 分类目录: 国内 标签:, , , ,

  原标题:专访|“大魔王”邓亚萍11年转换人生

专访|“大魔王”邓亚萍11年转换人生

  奥运冠军、乒乓球女子单打大满贯得主、粉丝心中神圣的“初代大魔王”,24岁之前,邓亚萍已然站上人生巅峰。

  但随着宣布退役,这些称号既是荣耀也成为压力。

  “其实我非常焦虑,因为24岁之前我有非常辉煌的人生,拿到了所有能拿到的冠军。退役后一切将从零开始,别人永远会介绍我曾经是什么。”过早的人生起伏,让她决定读书转换人生模式。

  邓亚萍接受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透露,自己用11年时间完成了运动员的身份转型,从清华本科一路读到剑桥博士。她眼里,十年磨一剑,可以趁着年轻慢慢将这把剑打磨得更加锋利,任何女孩子都有机会成功。

  而言语间,她透露出不服输:我就要试一试,这辈子能做的,为什么等下辈子?

  24岁:从奥运冠军到清华“最差学生”

  当巅峰到来,她年仅24岁。荧屏上的“三十而已”,放在邓亚萍身上并不能简单演绎。

  在成为中国奥运历史上第一个夺得四枚奥运金牌的“大魔王”后,1998年9月,邓亚萍正式宣布退役。“四个奥运金牌,18个世界冠军,连续八年排名世界第一,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够超过这个纪录。”尽管过往对于邓亚萍来说似曾昨日,但频繁被称作前奥运冠军、前金牌得主时,落差同样挥之不去。

  “虽然永远是别人口中的前世界冠军、前奥运冠军。但是毕竟我还年轻,24岁,怎么办呢?所以那个时候只能是重新低下头、弯下腰好好去学习”。邓亚萍直言,在中国有一种偏见,总觉得运动员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一群人,只会运动、比赛,不会做别的。

  彼时,她有时会观察身边的教练,并想着“如果我也去做一名教练,这就是30年以后的我”。这种“一眼望穿”的人生让她感到恐惧。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学点别的,看有没有更多的人生的可能性,所以当时选择了去读书”。此后,邓亚萍迈入清华大学,开始了学习生涯上的“碰壁”。

  “重拾学生身份,我又成了一个最差的学生。上清华时我从ABC开始,老师让我写26个字母都没有写全,就这样开始了。在清华大学学习过程中,我被中国奥组委推荐,去做(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的委员。第一次开会非常受刺激,就我一个人是带着翻译去的,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完全是个局外人、旁观者“。会议上,邓亚萍数次想要发言。“本来想着中国人到国际上开个会总得发言,结果想了半天,刚想要发言,这题过去了,我特难过”。

  邓亚萍完成清华大学本科学业后继续出国进修,接连拿下了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当代研究专业硕士学位和剑桥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我在剑桥曾经有一段学习英文的经历(语言学校),当时就看到剑桥的毕业典礼,所有学生都很骄傲、自豪,我当时特别特别羡慕。”邓亚萍称,要是能在剑桥毕业多好,但随之而来的就是自我否定。

  运动员的经历也许让她的人生中没有“服输”二字。“最后读着读着发现有戏了,我就想要试一试,这辈子能做的,为什么等下辈子?”5年间,她做好了扒几层皮的准备,最终拿下剑桥博士学位。

  10岁参加集训曾被退回,用体育精神教子

  攻读博士学位期间,邓亚萍与林志刚结婚,并生下儿子林瀚铭。对于邓亚萍来说,奥运冠军、剑桥博士、体育产业投资基金CEO、(曾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身上贴上多个标签。

  谈到“母亲身份压力”等问题,邓亚萍说,她非常感谢能成为一个中国女性,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可能)乐意去帮助后辈(带孩子),解决一些实际困难。让年轻人能够放下家庭压力,更好地去工作。

  “作为一个妈妈,我们责无旁贷地要去抚养自己的孩子,不能完全把这个责任推给老人“。在培养孩子方面,邓亚萍有着自己的教育理念。运动员经历也让她继续将运动员精神传递给孩子。

  “我怎么培养孩子源于我父亲培养我的一种理念。我10岁的时候到河南省队集训后,教练让我父亲把我领回来。父亲告诉,教练认为我个儿太矮,没有任何发展前途,但是我有点不服,为什么队里的小伙伴们都赢不了我,我却走了?当父亲问我,你是想继续打球,还是走上一个正常的人生轨迹,就是读书时,我回答,我想打球,我想试一试。”邓亚萍认为,就是这一点点不服,成就了自己。

  她的教育理念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都会很坦诚地和孩子交流,征求意见,这是他的人生,应该自己做决策。

  作为乒乓界的“神级”人物,邓亚萍也不例外地希望孩子在乒乓球方面有所建树,”体育给予我一种精神,要先学会输,才能去赢得人生,而且体育是最好的挫折教育,我之所以让孩子学习乒乓球,是因为现在的孩子需要更多吃苦耐劳的精神“。

  “有一天他告诉我,喜欢打电竞,并能在北京的业余选手中打进前八名,我觉得他有这个热情和天赋,可以去尝试。”邓亚萍说,她和其他大多数家长不太一样,听到电竞二字并没有紧张,因为电竞也是体育,也一样可以拿世界冠军。

  当然,家里还是安置了乒乓球桌,“像篮球、足球这样的运动,我从遗传角度可以判断,他可能不会取得很好成绩,但乒乓球或许不一样,我会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服他”。

  撕下女汉子标签, 呼吁制度保障女性大胆结婚、放心生子

  谈及职场女性,邓亚萍坦言,身边很多女孩第一恐婚,第二恐育。

  “为什么她们怕结婚也怕生孩子?我认为随着社会竞争加强,没有给她们创造更安全的保障,让她们觉得结婚后,可能马上面临生孩子,一旦结婚生子,就会影响职业生涯。现在整个社会当中,包括整个制度安排,对于女性来讲,确确实实有不周到的地方“。邓亚萍认为,不管是女汉子还是女强人这些标签都是强加给女性的,说明社会对女性有约定俗成的印象——女孩子就应该在家里待着,才是贤妻良母。

  邓亚萍特别提到,“这次疫情中,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60%以上是女性。女性能顶半边天,在疫情中更体现了这句话。中国女性都应该要相信自己,你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

  她希望呼吁相关机构要考虑到女性特质,如何才能保障女性权益值得思考,让她们能够大胆结婚,放心生孩子,同时还能够实现女性的自我价值。

  “疫情确实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变化,生活慢下来了,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到底为什么而活。”邓亚萍说,疫情把大家都拉回到同一起跑线上。这个时候就该好好思考,应该从哪里再出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子姣 实习生 崔馨艺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