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疫与情
由: 日期: 2020年8月6日 分类目录: 国内 标签:

  原标题:【征稿选登】疫与情

  疫,席卷大地,早春的风在2020的大地上,也不再柔和,它肆意于无人的街道,茫然的穿梭于天与地间这原先的“人间”,除了一望无际的灰色,我什么都看不见。人们竭尽全力从缝隙间与时间亲昵,找寻熟悉的感觉,但疫的无处不在,让人望而却步,只能再次蜷缩回密闭而狭小的空间。

  古时候有一句俗语叫作“患难见真情”,想必大家都应该听过,而如今我想,只有这真情才能打破这不断延伸的灰色世界,这2020之难。

  一

  疫,病流行也;回望人类的发展史,人类在过去的5000年中所遇到的灾害总是伴随着局部地区,国家,或民族,而这次新冠疫情的全球性爆发的出现让我们意识到,今天的绝大多数灾害,已经没有民族和国家的界限。

  二

  疫情暴发初期,初期大家疯抢口罩;口罩抢购的浪潮过后,群众又逐渐把重心放到抢购大米,油等口粮;再到之后风靡一时的感冒冲剂,美其名曰的“可以预防疫情”,甚至我的父母也一时相信了这一理论,加入抢购感冒冲剂的大军中来。

  其实这种在灾难下对物资的抢购或迷信的寄托实在是普遍。古代时人们迷信,人们称施瘟疫为鬼——疫鬼,而将其称作鬼,这其中更多的也是从未知的恐怖中给予个人一种精神寄托,化为鬼的象征;回望三国时期,曹植所记载的《说疫气》也有记载人们悬挂各种阴阳符咒,来摆脱疫鬼,预防。

  古代的迷信可能会使你感到滑稽和不理解,但今天有些人的迷信也不遑多让。

  曹植在《说疫气》中末一句“此乃阴阳失位,寒暑错时,是故生疫。而愚民悬符厌之,亦可笑也。”这种独立情思殊为难得,何况还是在将近2000年前啊。独立思考后的真性情,这也正是我个人所认为的真性情,独立而不孤独,独立思考后的展现——真情,属于个体的真情,真情具备之个体的条件。

  三

  前几日,看见这样一新闻:西雅图一位七旬老人弗洛尔感染新冠肺炎,用了29天呼吸机后出院,等待他的是112万美元的天价账单;“谁来付我的医疗费?”成了另外一位老人的遗言。放下手机后,我呆呆地看向前方。

  十四五世纪的佛罗伦萨,但丁,彼特拉克,波伽丘用文字解放了禁锢的思想;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用画笔和雕塑开启了探究人文主义的翅膀。我想,如果他们目睹了这一切,会不会化笔杆为枪,做画笔为戟?

  四

  回过头看,中国疫情防控确实来得高效、快速。在我看来,这离不开一点,那就是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来的文化内核与积淀。

  中华人民在这片沃土上,经历了变迁中的改朝换代,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争,虽周边有很多少数民族入侵中原,但最终不但不再互相对抗,反而被中华文明的气度所吸收,最终形成的是华夏一统,更是不分民族的团结统一,这也是中华文明经久不衰的缘由之一,国家真情之所在。

  把视线再拉回国内,国内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以高价倒卖,或者卖假的伪劣的口罩,发国难财的人也不在少数。这种利益驱使的心理古时候也未曾少见,“鬻棺者欲岁之疫”。卖棺材的人希望每年都发生瘟疫。这显然和这些黑心口罩商“志同道合”。私情渐渐蒙蔽双眼,而有血有肉的你又在何方?真情善待于世界,世界更会善待于你。

  进一步,在这天与地间,人间这一片乐土,人类在自然界的存在更是沧海一粟,天与地间,我们是多么的脆弱,出生入死,我们更应该——托体同山阿。

  历史的在审视着我们。

  这种种个人的真性情汇集到一起,真情待自己,他人,国家,社会,天下,自然,人间真正的“疫情”才终将消逝。

  作者:周毅为  编辑:杨林鑫